经在辛亥革命中风云际会,当过四川军政府都督的尹昌衡,1884年出生在彭县(今四川彭州)乡下一个耕读世家,祖籍湖南,其祖先是在明末清初开始的长达一个世纪的“湖广填四川”时来到四川的。尹昌衡从小聪颖,读书博闻强记,13岁便显露出过人的才干。1903年秋,尹昌衡19岁,便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廷在川开办的武备学堂。一年后被保送去日本东京士官学校留学——这是一所近代中国军事人才的摇篮,蒋介石、张群、蔡锷、阎锡山等早期中国有名的军事人才,大都毕业于这所军校。

尹昌衡在日本东京士官学校留学时,与他同班的有阎锡山、唐继尧、李烈钧、李根源、孙传芳等,这些人都是以后在中国军政界风云一时的人物。不过,当初尹昌衡根本没有把阎锡山看在眼里。尹昌衡个子很高,有尹长子之称,人也长得漂亮,风流倜傥,各科成绩好。在尹昌衡眼中,来自山西五台山的阎锡山长得有些猥琐,说一口难听的五台山土话,三脚踹不出个屁来。毕业后,他们被同时分配到北海道一个日本联队实习,阎锡山睡尹昌衡的上铺。当时,阎锡山一身长满了疳疮子,随时都坐在铺上挠痒,挠得皮屑满天飞。尹昌衡毛了,骂阎锡山是“癞皮狗”,大家就笑,跟着喊“癞皮狗”。阎锡山也不恼,脾气特别好,笑着反驳:“人吃五谷生百病,咦!咋个‘癞皮狗’都喊出来了?”尹昌衡说:“我看你比‘癞皮狗’都不如。”尽管这样,阎锡山仍然沉稳如山,毫不动气。

尹昌衡讨厌阎锡山的另一个原因是,他只要一有空,就躺在床上偷偷地记日记。记完了,再将日记悄悄锁在一个小箱子里放好,显得有些鬼鬼祟祟的样子。有天,阎锡山站岗去了,尹昌衡好生疑惑,对同寝室的唐继尧、李烈钧说:“这个‘癞皮狗’会不会是朝廷安在我们身边的‘雷子’(特务)?整天偷偷地记呀记的,会不会是在搞我们的黑材料?”当时,尹昌衡同唐继尧、李烈钧等人已经加入了孙中山在日本东京组织的一个秘密反清军事组织“铁血丈夫团”。

唐继尧、李烈钧想想说,还真有可能。三人合计后,把阎锡山那个上了锁的小木箱拿下来,用刺刀撬开,里面有一本日记。日记上并没有黑材料,只有对班上所有同学的评语。第一个评的就是尹昌衡:“牛顿(尹昌衡爱坐在树下看书,便有了这么个绰号)确实英雄,然锋芒太露,终虞挫折,危哉惜哉。”对其他同学的评论也都极中肯,可谓入木三分,箴言似的字字珠玑。看完日记,尹昌衡大惊,才发现阎锡山不简单,深信“水深必静”一说,从此改变了对阎锡山的看法,以后二人成了好朋友,再后来结拜为兄弟。

尹昌衡没有看错,阎锡山回国后果然在山西当了多年的土皇帝,且官运亨通,步步高升,一直做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中华民国成立初期,年仅27岁的尹昌衡当上了四川军政府都督,时西藏上层在英帝国主义支持下发动叛乱,尹昌衡主动请缨率军进入康藏平叛,但英国却认为此举伤害了他们在华的利益。英国驻中国大使朱尔典向时任中华民国大总统的袁世凯提出抗议。袁世凯正在密谋皇袍加身,但最不放心三个都督,即四川的尹昌衡、湖北的黎元洪、云南的蔡锷,同时也希望得到西方列强的支持。于是想出了个一箭双雕的主意,将三人诓哄到北京软禁起来。黎元洪实行韬光养晦之计,躲过了灾难,以后还当过一段时间的民国总统。尹昌衡与蔡锷为了表示自己的不满,便随时去逛八大胡同。八大胡同名妓如云,明清以来就是著名的销金窟。人们大都熟悉蔡锷和名妓小凤仙一段奇缘,最后,蔡锷在小凤仙帮助下,潜离京师回到云南举起了讨袁义旗,名满天下。其实,尹昌衡在八大胡同也结识了名妓良玉楼,并最终结为夫妻。而尹昌衡却没有蔡锷幸运,蔡锷逃离北京后,袁世凯对尹昌衡加倍防范,还将他打进大狱四年。尹昌衡曾四次潜逃,但四次被抓获,最后还是在阎锡山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才潜出京师。然而,当他携良玉楼历经千辛万苦辗转回到四川后,迎接他的学生辈刘湘、但懋辛等人对他很不放心,估逼着要他在报上发表《归隐宣言》,宣布从此不再从政;而此时,尹昌衡心中的一盏政治明灯也熄灭了孙中山先生因勤于国事,积劳成疾,在北京逝世。听此噩耗,英雄一世的尹昌衡心灰意冷,在成都沉沦,当时他才刚刚步入不惑之年。

1949年,成都解防前夕,身为国民党政府行政院院长的阎锡山欲借重尹昌衡的名望,要求他出山任要职,尹昌衡坚决拒绝了。为了摆脱纠缠,尹昌衡带上妻子杨氏和小儿子尹宣晟离开了成都,躲到大凉山中。阎锡山仍不放过他,派人将去台湾的飞机票送到他手中,尹昌衡仍然不愿离开。最后,三人辗转流落到重庆,在南岸一陋室草草住下,全靠小儿子尹宣晟去牛奶场打工维持全家生活。

解防后,成都七县联合会的人找上门来了,要求尹昌衡回成都退押。当时尹昌衡已经重病在身,没有办法,尹宣晟只好背着父亲去西南军政委员会找到与父亲有旧的时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的邓锡侯、刘文辉,请求帮助。第二天,在西南军政委员会上,邓锡侯、刘文辉相继提出尹昌衡面临的困境。

与会的贺龙司令员马上说:“尹昌衡历史上对国家,对民族是有贡献的,应该照顾。”

时任中共西南局书记的邓小平当即拍板:“同意贺司令员意见,对尹昌衡我们要管。”

会后,由西南局统战部出面解释,成都方面要尹昌衡回去退押之事就免了,再将尹昌衡一家三口接到重庆市内,安排住在大井巷新昌里三号,每月补充100元。

尹昌衡1953年冬病逝,时年68岁,葬于重庆南岸黄桷渡的一山谷内。

(选自《龙门阵》2006年第7期)


---此帖由administrator在2012-11-9 14:04:21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