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昌衡,字硕权,号太昭,别号止园。四川彭县(今彭州市)人,生于1884711(清光绪十年闰五月十九日)

尹家九世力农,耕读传家。父尹荩臣,是位塾师。尹母是川西义士、举人刘世敏之女,自幼熟读经史,承父志明大义。

尹昌衡自幼敏而好学,在母亲教诲下,九岁诵经子百家,十岁备赋颂诸体。年十七,入四川武备学堂。年十九,选赴日本留学。初入东京振武学堂,后进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六期步科。1907年,在日本,加入了同盟会的军事干部组织——“铁血丈夫团”。

1908年,尹昌衡业竟归国。经留学生殿试,奉上谕赏给步兵科举人出身并授“协军校”。1909年,尹公入广西,历任督练公所编译科长、干部学堂教练、陆军学堂监督。每逢招生,尹昌衡必亲召诸生面试,鉴忠擢明,公正不阿,所取学生无不宏毅,其中李宗仁、白崇禧、黄绍竑、叶琪等后来均为一时名将。他饮酒赋诗谈革命,办《指南月刊》宣传共和,被当局停刊,改办《南风报》,宣传革命更为激烈。为广西巡抚张呜岐所不容,遂辞归。

1910年回川,尹昌衡历任编译局总办、教练处会办,所历职守,悉著能声。1911年,清政府宣布将川汊、粤汊铁路收归国有。四川保路运动兴起。陆军学堂学生起而响应,赵尔丰以帅命往谕,无效。不得已,任命尹昌衡为陆军学堂总办。

97日,四川总督赵尔丰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成都血案”。保路运动转变为大规模的同志军起义。清政府派端方率鄂军入川镇压,使湖北防务空虚。1010日,武昌首义,宣布独力。继而全国各省纷纷独力。

赵尔丰见大势已去,提出“四川自治”。1127日,“大汉四川军政府”成立。蒲殿俊为都督,朱庆澜副之,尹昌衡出任军政部长。

军政府成立十余日,蒲殿俊,朱庆澜在东较场阅兵、发饷。后列枪声忽作,全场哗变。乱兵劫银行,抢富宅、掠财物、奸妇女、焚民宅。杀掠遍成都,号哭震天地。尹昌衡亲调新军,剿平乱兵,拯黎民于水火,众望所属,举尹昌衡为四川军政府大都督。尹昌衡出任都督后做了五件大事:

一、政权初立,清督赵尔丰盘据督署,包藏祸心。尹都督兵不刃血,计擒赵尔丰。民众闻之,全城空巷,集于明远楼,尹公登高吼道:“衡已擒贼,生杀惟诸君决之!”众皆呼杀! 声振屋宇。乃令陶泽琨取赵佩刀戮赵。传首全城,人心大快。

二、成都民众围“满城”,欲屠之。尹都督坚持“五族共和”,单骑入城,保护满族同胞,随后他请副都督罗纶眷属寓少城,以安旗民心。尹都督又花很大精力为满人设学校,谋生计。成都成为全国少有的反正后不戮一个满族同胞的城市。

三、尹都督利用‘袍哥’之帮规约束同志军,准‘袍哥’设公口,且亲自参加。继尔,纳其精锐扩为一师,由彭光烈统之,宣军令,诛违者,民军摄服。旬月间,收服数万同志军。

四、成都稳定后,尹昌衡提出:“成渝不可分立”。张培爵深明大义,通电全省同意成渝合并,推尹昌衡为全川大都督,张培爵自愿任副职。312日,四川军政府成立,尹昌衡一统全川。

五、义退滇军。滇军以诛赵为名,遣兵入川。尹都督投书蔡锷曰:“川滇唇齿,可相助勿相侵。滇军许和,犒其饷需30万,滇师乃还。 

自尹昌衡单骑平叛,出任都督数月间,计斩赵尔丰,安旗民、收民军、和成渝、退滇军,一统全川。抚无不服,动无不成,出生入死,几遭不幸。一朝安定,劳疾遂发,寝疾逾月,而边难又起。

民国元年,西藏叛乱,宣布独力,发兵内犯,举国哗然。尹公誓言:“西藏不失于腐败之清,而失于新建之民国,诚莫大之耻”,遂率军西征。

西征军节节胜利,中路朱森林乘退追亡,拔河口,围里塘,五日破之。北路进军昌都、巴塘,艰危冰解,诸军会师,边防大振,计划进军拉萨。此时,英国看到达来喇嘛对西藏是否独力己犹豫不决,公然干涉中国内政、向中国外交部提出五项条件。对此,民国政府作出答复:中国是否改西藏为行省,纯属中国内政,不许外国干涉;中国有权派军进藏保护商埠与印藏交通;承认中华民国是另一问题,不能将此事与西藏问题“并为一谈”

10月藏军大举反扑。尹都督出奇兵,败藏师于巴西,获其将呼图克图,追至牛古。藏军元气大伤,被迫取消独力,不敢东犯。达来喇嘛向民国政府提出媾和。英国驻屯于拉萨之军队全行撤退。惟留一师之兵,守备印藏境界。

尹昌衡西征,用兵如神,神速平乱,使英帝国主义措手不及,促成了民国政府在外交上的胜利。

 

尹昌衡率五千西征军,纵横三千里,大小百余战,仅三个月,川康悉定,创军事史上以少胜多之典范,不仅收复了失地,而且收回了民心,促使了十三世达来喇嘛的回归。

1913年1月,达来結束流亡,回到拉薩。33日,达来恳请息战。袁准,令西征军不得过江达以西。

1913年,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尹公为首届参议。9月,北京任命尹昌衡兼川边镇抚使。10月,授予陆军中将并加陆军上将衔。

西康初定,尹都督坚持五族共和民族团结的政策。兴灭继绝,释虏恤灾。不取一芥,不戮一人。群众绕马而呼曰:活佛至矣!

西征中,尹昌衡坚决维护宗教信仰自由。“因其教而治其民”,建佛堂于康定,召诸寺明经巨僧,论普渡真诠,并亲自讲经,听者皆感叹流涕。三十九族争逐藏吏请降,不战而格千里,消除了动乱的根源。

在西征的百忙之中,尹昌衡非常注重民生问题,非常注重经济建设。他制定了建设康藏的三年计划。计划修路、架桥、铺电线、移民、垦荒、种桑、开矿、办工厂、兴学堂、组织商人出关贸易……五年备治,十年之内富且固。西筑岩塞,以防英帝,守疆卫国,兴万世之业。

英国殖民者在军事上失败的情况下,又炮制了阴谋割取中国领土的“西姆拉会议”。因“尹都督进驻江孜,窥近拉萨,为会议后盾”,民国政府最终拒绝该条约。1914428日民国政府电令陈贻范:执事受迫画行,政府不能承认,应即声明取消。”51日又电令不得在正式条约上签字。这样,西姆拉条约就成为无效的一纸空文。那个阴谋割走我国9万多平方公里领土的“麦克马洪线” 终未获得中华民国政府承认。

尹昌衡西征平叛创造了一个全领土,维国权,维护国家统一的典型范例,伟烈丰功永照汗青。孙中山对袁世凯说:“如欲使蒙古取消独力,必先平西藏。”“西藏平,则蒙古之气焰息矣。”果然,先平西藏后不久,外蒙古分裂势力取消了独力,1915年6月9日,中、俄、蒙签订《恰克图协约》,俄国承认外蒙古为中国领土。

袁贼世凯欲登帝位,明升暗降,调尹公为川边经略使,夺其督川之权。袁世凯欲收之为心腹,诱以高官厚禄。尹公始终不肯作袁氏鹰犬。1914113日,袁世凯下令裁撤川边经略使兼川边都督职缺。旋以赵尔巽控尹擅杀赵尔丰和胡景伊密控尹暗通国民党等情,竟于22日将尹昌衡拘捕入狱。尹公凛凛正气,绝食抗争。

19166月袁世凯在万人唾骂中死去,黎元洪继任大总统,恢复尹公荣典,加封盛威将军。 1917年,冯国璋邀尹公赴南京,《止园丛书》在南京整理出版。1919年,徐世昌聘尹公为总统府顾问。   

1920年,尹公以归隐为名,便服出京。迳直赴沪,谒见孙中山先生,奉命回渝筹办非常国会,再议北伐。国会议员纷纷至渝。而熊克武以驱黔军为名,出师攻渝。李烈钧退军贵阳,众议员顿置水火。尹公义不容辞,护众议员,转赴广州。旋即,回到久别的成都。

1922年,陈炯明叛变,炮轰总统府,孙先生撤至上海。思以往之教训,深感军阀之不可信,决计创办军校培养精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遂召尹公赴沪,商筹军校大事。1923年,孙先生命尹公回川发动北伐。是时,军阀醉心混战,北阀之师难集。

 1924年,孙先生密召尹公赴粤。行至重庆,刘湘设晏为老长官祝寿(40大寿)。尹公醉酒,多年征战忧劳,几年囚狱折磨,此时积患进发,身体毁败,南下未成。

1925年,孙中山先生病逝。尹公自誓,永不出山,参禅自谴。

“行则霖雨济苍生,藏则著书教万世”,从此闭门著述,有《止园丛书》、《止园通书》、《止园文集》、《止园诗抄》《止园寓言》、《止园唯白论》、《西征纪略》等200多万字著作传世。

尹昌衡国学功底深厚,又留学日本多年,真正做到了学贯中西。他丰富的人生经历,大起大落的传奇生涯,使他既是实践者又是思想家。其著作博大精深,思想宏富,立意深远,其内容广及政治、军事、经济、文学、艺术、伦理、易学、儒学、道教、佛教、耶稣教、伊斯兰教、中西哲学等广泛领域。他对佛、儒、道、耶、回(伊斯兰)五教都有研究,见解独到,形成一个完整的哲学思想体系。

1929年,成都当局拟拆释、道寺庙。佛教徒公举尹公为会长,道教徒举尹昌龄为会长,率众抗争,著名寺观文物始得保全。

抗日战争期间,尹昌衡籍其声望,扶病奔走于各救亡集会,号召

各界同仇敌忾,共赴国难,同御外侮。

解防后,中共西南局得知尹公居渝,邓小平书记说:“尹先生的事我们要管!”统战部看望了尹公,按月奉送生活费。

1953526日,尹昌衡在重庆病故。享年69岁。

尹昌衡对国家、对民族有过重大贡献,其著作是中华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尹昌衡先生值得我们永远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