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首页  论坛统计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尹昌衡论坛历史功绩
   
  主 题:尹昌衡西征大事记
  administrator 男
  
广果天
等级 广果天
头衔
身份 管理员
发帖 1721
精华 4
点券 0
积分 87925
金钱 60156
经验 62798
在线 2天5小时22分
来自
注册 2012/11/6 14:11:44
收藏主题 用户信息 发悄悄话 加为好友 发邮件 搜索用户帖子
12/11/13 16:48:06
尹昌衡西征大事记

(1)大事表

1912

3月:英国唆使下西藏叛军陷乡城;

3月3日 而成都于三月三日举行民国统一庆典时,已将大汉四川军政府名称改为中华民国四川都督府;并改铸令印,文曰:“中华民国军政 府四川大都督之印”,当日启用。现经两地职员协议,恐政府屡易名称,淆乱民间观望,现已决定即仍成都改定之名,不再更易,从兹合并,实行全川统一,一切内安外攘,除旧布新之事,皆可从此措手,而责任之重,亦因以愈增。昌衡、培爵以绵树而膺巨任,深惧弗胜,亦惟协力同心,共维大局,夙夜祗惧,以免陨越而已。

312  

四川军政府成立,一统全川,公推尹昌衡出任大都督

4  西藏叛军陷定乡,川军统帅丁逃,陈死;陷稻城,公嘎岭;

4 5  尹昌衡电告北京西藏问题必须立即解决;

421日袁世凯总统令所宣布的政策,直视西藏为与中国本土省份相同的省,

422  尹昌衡决定亲征;

512

尹昌衡电政 府:边藏事急请速筹款汇往

纵观各电,焦灼万分,藏民思乱,蓄志已久,隐忍未发,摄于陆军,军威既挫,后患滋生,倘藏民无知效尤蒙古,宣告独力,秩序必乱,我国无戡定之能力,外人有干涉之口实,彼时虽有长于交涉之员,亦将无从着手,全藏沦亡,翘首可待。藏亡则边地不守,边失则全国皆危。民国初基,强邻环伺,莽之藏卫,即脱范围,内何以辑抚他族,外何以应付列强,

 

6   叛军由定乡攻江卡、乍丫,陷之;南墩叛变,陷稻城、三

南墩,拘道坞吏;

6月14日   北京政 府于日正式电令四川都督尹昌衡率川军入藏平乱,

令云南都督蔡锷派滇军入藏增援;同时,通告英国驻华公使,声明“此次川军入藏全为平乱,至希英国严守局外中立”[1][1]

614日,中央电令尹昌衡率师西征,惟虑英国误会,复由外交总长陆征祥面告英使,谓“川兵入藏,全为平乱,至希英国严守局外中立。”并提议改订《西藏条约》。其文如下:

           ()西藏永为中国领土;  

             ()一切责任均由中国负担;

             ()商务上利益,中、英两国共享有之,惟政治不得顾问英国(英国不得过问);

             ()英国不得驻兵西藏,他国亦然。”

 

6月16日,第一次征西军遂自成都向里塘出发。

英国政 府,当中政府发征西军出征之命,其时(即6月16日)即使驻京公使朱尔典质问北京政 府,有云:“不照会英国即出兵于西藏,究何理由? ”

617日,四川征西军先遣一大遂(队)前进,尹昌衡恐军费缺乏,呈请中央急颁军赀。

623日,朱尔典往见袁世凯,指责川军进藏平叛,他说:川军远征西藏的军费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实际情况是四川省每年需负担庚子赔款的份额100万银两,他们却拒绝支付,正用这笔钱充作远征西藏的军费,同时,中国为填补赔款的差额却向列强借债,他警告说如果川军进入西藏,英王陛下政 府将不会再向中国提供任何贷款。(注:Alastair Lamb:The McMahon Line,A Study in the Relationsbetween India,China and Tibet,1904 to 1914,卷2,第430-431页。)817日,朱尔典又奉命向袁政 府外交部递交英国政 府备忘录,主要内容有:“1.英国政 府承认中国对西藏的宗主权,否认中华民国有权超越1906年中英协定第1条的规定,干涉西藏内政。2.1910年以来,中国在西藏采取******?,接管该国内政,并且1912421日袁世凯总统令所宣布的政策,直视西藏为与中国本土省份相同的省,天朝正府对此应予否定。3.天朝正府可派驻藏长官,带适当卫队驻拉萨,有权在西藏对外事务方面向藏人提供意见,但不得在西藏派驻无限数量的军队。4.英国在准备承认中华民国前,需得到天朝正府有关上述13点的书面声明。5.在中国未作出这一声明前,英国将向中国完全关闭中印边界,只许从拉萨撤至印度的中国军队越过边界。(注:Alastair Lamb:The McMahon Line,A Study in the Relationsbetween India,China and Tibet,1904 to 1914,卷2,第435页。)英国在这份备忘录中故伎重演,妄图用宗主权概念破坏中国领土主权,以承认中华民国为诱饵,引诱袁政府上钩。

 

710  尹昌衡亲自率领西征军出发;

712  北京正式任命尹昌衡为四川都督,胡景依为护理都督;

7   叛军攻陷理塘、河口、盐井,巴塘、昌都被围(巴塘刘锡章、盐井张世杰逃入滇);

 

81日,中国外交部奉袁世凯命令,通过中国驻三国外交代表发表声明,重申天朝正府的领土立场:一、满蒙各地为中国完全领土,凡关于满蒙各地之条约,未经民国承认者,不得私订。二、蒙满各地矿产,无论何人,不得私自抵押,向各国借款,各国亦不得轻易允许,遽行开采。三、民国对于蒙满藏各地,有自由主权,外人不得干预。四、民国政府,对于各国侨民,力任保护,各国不得籍保护侨商之名,增加军队,及分派驻扎等等。五、现蒙藏反抗民国,是为国际公法所不许,外人不得为蒙藏乱党之主使者。

8  进军中路河口、理塘;进军北路援昌都、巴塘,解巴塘和昌都围。(表扬顾占文、彭日升两将军坚守有功);

811日,中央乃向汇丰银行借款四十万元,分给驻藏长官钟颖,及经略使尹昌衡作为讨伐军费,并令尹昌衡督师从速前进。

 

8月17日朱尔典致天朝正府声明

第一,英政 府虽正式承认中国对于西藏确有上邦之权,然不能承认中国有干涉西藏内政之权。缘按照条约,西藏内政应归西藏官吏自行处理,且1906年中英续订印藏条约第一条曾经声明,遇有应行设法之时,彼此随时设法将该约内各节切实施行。

 第二,按照此种根据,英政 府对于中国官员近两年在藏占夺行政权限之事,概不承认。即袁大总统四月二十一日所发命令,谓西藏与内地各省平等,又谓西藏地方一切政治俱属内务行政范围各语,均不能承认。英政府兹特正式宣布,不能承认此宗对待西藏之政策,并劝告中华民国不得再任官吏有上言干预西藏内政之事。

第三,中国选派代表,随带相宜护卫,驻扎拉萨,劝导西藏外交事宜之权,英政府固愿承认。惟中国于拉萨或西藏驻无限制兵队一节,英政 府不能承认。

第四,英政府力请将上言各节,订成条约。此项条约成立之后,方能承认中华民国。

第五,现时印藏之交通,对于华人应作切实断绝。俟此项条约成立之后,英政府探夺情形,酌量开放。惟此宗办法,与现时驻扎拉萨之中国兵队无关。缘本馆已告知袁大总统,所有拉萨之中国兵队,如愿退出,均可假道印度遄归印度。

录自《元以来西藏地方与中央政 府关系档案史料汇编》

    817日由于英国政府蓄谋已久,会前已用了差不多一年的间作准备。先是在1912817日,就制定了关于西藏问题的备忘录,将中国接受英国有关西藏问题的要求,作为承认

中华民国的先决条件。

   10天后,英国外交部编制了《关于印度东北边境毗邻国家形势备忘录》的秘密文件,确定以缓冲国计划为中心的对藏政策。该文件声称要确立西藏的新地位,即西藏名义上维持其中国主权之下的自治国的时候,西藏实质上应处于绝对依靠印度政府的地位西藏应当十分真心诚意地完完全全归属于英国势力同时,英印政府又派出驻锡金委员柏尔先期赶到江孜,与西藏亲英派人物、噶厦政府首席噶伦伦青夏扎密商如何

对付中央谈判代表。

8月17日,驻京英使为西藏事照会外交部:略分四款,其中之一便是:“日下派出之远征队,应即停止。”政府得文后,旋据理拒绝;

819日滇军抵达丽江,26日突袭盐井成功。9月退兵。

 

825日,征西军抵炉关,先锋队则已达里(理)塘,从事功击。经赂使尹昌衡就征西军状况及征藏计划,电呈中央云:

 “民国初建,藏番违命,鞭长莫及;敌焰日张。昌衡抵炉关,军民鼓舞,声威既树,贼胆顿寒,特派联队长朱森林率部下直逼里(理)塘,业于12、14两日顺次克服麻盖宗、剪子湾、西俄洛三要隘,今正功击里(理)塘,又派营长胡国清、范猛各率一营,兼程续进。查里(理)塘为川边重镇,昌都乃西藏咽喉,达来心怀叵测,久思乘我多故,以图一逞,遍布檄文,煽惑边民。昌都倘失,后患弥深。因命副官刘瑞麟率领一营,急趋北路,驰赴昌都。计程已达甘孜,该地距昌都尚有六站,一俟占领昌都,荡平里(理)塘,分向乡城、稻城、江卡、乍丫、三岩、贡觉等处首尾夹攻,自可迎刃而解也。又控制边地,首赖重兵,故特派部队一营,分驻炉城、河口,更派兵四营,以二营扼守南路,以二营分防北路,昌衡则拟率领本队,入镇昌都。若边南有警,以南为本寨,而以北为后助,北边有警,以北为本寨,而以南为后助;昌都与河口之兵,不分南北,倘至战争,用以夹攻左右。如此办法,战守之间,形分势合,察东千里可保无虞矣。新建郡县,当一面规复,一面设官分治,力图进行,但拒贼宜在户外。藏番一日不靖,则川边一日不宁,乘胜远征,实为要著。所患自此以往,气候愈寒,道路崎岖,饮食恶劣,皆非他处所能想象,川省陆军素未习惯,骤然深入,恐非得策。查边地尚有新兵十余营,久戍炉西,善战耐苦,番地情形,最所熟悉,刻拟召集昌都,亲加整理,晓以大义,动以感情,更选拔有志之精兵数百名,令稳练沉勇之将率为前锋,直趋拉萨,昌衡则亲率陆防各军以继其后。仍一面派遣喇嘛劝谕,以安达来之心,布民国之惠,宣祟教之旨,侦藏番之情,必使之畏威怀德,倾心内化。惟该处内有逆番,外有劲敌,稍欠谨慎,干涉易生。即如前清时代派遣钟颖进藏,其时英人乃以中英条约中载有俟我国警察足以保护治安,驻藏英兵即行撤退之一款,执为口实。是则我国驻藏,非改编警察不可。明知师出有名,干涉无由,惟此次西征军队倍于曩日,最易遭人疑忌,拟请授昌衡以蜀边宣慰使名义,率领卫队入藏,为他日与外人谈判地步。巩固共和,在此一举,是否有当,速候钧裁,云云。”

 

825  政府因英国抗议,遂为平和之协定,条文有五:

  ()承认中华民国在全藏之宗主权;

   ()现时中国兵队在西藏者,自协约立后,当尽力速自西藏撤退,其撤退地以至印度国境,交通自由;

  ()因停止中国及西藏军队双方之敌对行为,以其兵器作为中立物件;

  ()西藏政厅之制度复旧;  

(五)属于本协议以前之事件,置而不论。”

 

8月30日北京政 府电尹昌衡:不可冒昧轻进致酿交涉

打箭炉尹都督:午密。

大总统令:“胡护督有(二十五日)电转呈各节均悉。此次川军剿番得手,昨已有电嘉勉,惟该督拟精练边兵入藏各节,关系甚大,兹特详布。前清光绪三十年英兵入藏,与拉萨寺长及噶布伦等自行订约,其后中英两次订定续约章程,均认明藏(该)条约为有效,则中国在藏主权,已迥异于各领土。前年正月英〔使〕馆致外务部文称:西藏出扰乱治安之事,英国不能不问。本年英使因传闻调派军队征藏,迭次声明,‘西藏问题,总以日后和商,易为归结。倘现时用武力,与友睦必有巨碍,酿出重大交涉,或直至冲突’各等语。

“藏事刻下实情如此,我派兵入藏,恐致不可收拾。一虑英人派兵,届时与战,则全国摇动;退则见侮于藏番。一、我不派兵,则前此条约俱在,将来事定申明照办,我应享利权等暨巡警法律诸端,在条约者,尚可规复。一、藏番本弱,取之甚易,若我不派兵,英人尚无可借口,否则英兵一入占据,即无办法。不如留作后图。此刻下办理藏事利害大概。该督但能先复川边,藏中震慑,届时呈拟办法,候再与英使切确商论,当易结束。切不可冒昧轻进,致酿交涉,摇动大局。”等因。合电遵照。国务院卅(三十日)印。

 

9  朱、陈战于河口,克之,进理塘,五站五捷。分兵援巴塘、昌都,用兵如神。

91

驻藏办事长官钟颖电告:达来喇嘛派员议和

钟颖电达政府称:达来喇嘛派堪布二人前来议和,提出条件大致:一、恢复达来教权,加崇封号。二、华人对于佛教及僧寺,不得仍前侮慢。三、西藏行政重大事宜,可与华官商议,惟不得于西藏改设行省及视为领土。四、中国不得于拉萨驻扎兵队,办事官、卫兵,限制二百人。五、撤退尹司令征藏兵队。

旋经国务院会议,第一条恢复达来教权可照允,惟须加入达来不准干预政治字样。第二条可照允。第三条改为西藏重大行政问题,藏民有陈请权,由中政府察择施行,俟藏局安定后,中政府如何改设行省,达来不得干涉。第四条限制中国兵队,应取消。第五条改为现在一面电饬川军缓进,一面另派兵赴藏镇抚。拟决议后电饬钟颖转告达来。

 

9月1日,驻藏办事长官钟颖电告达来喇嘛派员议和,提出条件如下:“……五、撤退尹司令征藏兵队”,旋经国务院会议第五条改为现在一面电饬川军缓进,一面另派兵赴藏镇抚[2][2]。另外,尹氏在行前就驰檄告谕边藏人民,勿受奸人煽惑,妄自生心,务各严守秩序,共安反侧,图襄盛举,否则雄师所指,玉石俱焚云云,在气势和声威上均给叛乱者以沉重打击。

97日,英公使朱尔典奉本国政府之训令,赴外交部面晤外交次长颜惠庆,提出抗议。略谓:如果民国政府定欲征藏,继续遣派征西军前进,则英政府微特对于中华民国不予承认,且当以实力助藏独力云。同时,俄国亦因征蒙事,提出抗议。政府经英俄抗议后,允已电令各军,停止征蒙、征藏。复虑川、滇两军同往一地,难免冲突,因命滇军撤还,仅留川军,以备万一。若商议媾和,则当以电报与达来交涉。

 

 

912日窃以藏番肇乱,川边震惊,达来传檄,四方风动。里塘、江卡、贡觉等处相继沦亡,巴安重镇,亦被重围。当昌衡力缚西征,师次迭集,警报一日数传,昌都、炉城皆有岌岌不可终日之势。倘河口一失,不复有出关之日;边北再陷,数年无荡平之时。是以星驰抵炉,番已震惊,即日尽炉之兵列队出塘(关)。以中路久涌乱流,要塞坚城,尽入敌手,应用重兵猛击,作为本攻。乃遣朱支队长森林悉率骁健,转战冲锋,先破麻盖宗、剪子湾、西俄洛、轇作坚,直捣里塘。又以北路蠢动之初,尚未燎原,出截不意,戡定匪艰。乃出奇兵,令刘督战官瑞麟衔枚急走,避实捣虚,暗渡德格,巧占昌都。天佑皇汉,所谋必臧。兹既昌都入手,巴安围解,里塘克复,贡觉收回,继定三岩,旋收同普[3][3]、三瞻[4][4],白玉得以布防,稻坝、乡城哀求降顺。〔川〕边全境,一体肃清。

现正取消各路土司,派员分头设治,力保宗教,招纳散兵,乘胜进取,时不可失。边内改流各处均已输税纳粮;边外各地,事同一律。兹将硕般多改为硕督府,拉里更称嘉黎府,江达定名太昭府,各遣知事前往就职。川藏万里,遥制殊难,统一机关,亟须建设。查昌都介居边藏之中,势成锁钥,要扼咽喉,以之控制两方,最为便利。现派妥员前往组织边藏镇抚府,练兵一镇,第一次总长即由昌衡兼代,大局既定,再请大总统简员接任。

 

916   中央电令以江达为界不得进入藏区。

 

916日赵总理之演说:在参议院秘密会,对于西藏问题质问之说明

 一、藏人不欲施行新制,故民国在西藏不施行新制,悉依旧法,以定方针。

 二、承认达来之归藏及复其封号。

 三、英人在西藏之生命财产,由民国十分保护之。

 四、与英国缔结现在之条约,悉继续遵行之。

 

918日段总长于9月18日在参议院秘密会,关于西藏军事之说明甚详。揭其大意如下:

段总长之演说:

  一、对于西藏不主用兵力,且以避英国之干涉为对付此事惟一方针。此后西藏问题当直接与达来交涉。

 

919日尹昌衡电称巴塘、里塘大道已通

 

925   北京正式任命尹昌衡兼川边镇抚使;

926

打箭炉尹都督:

大总统令:“胡护督转马(二十一日)梗(二十三日)两电悉。该督此次用兵川边,收功迅速,筹策协宜,与各将士奋勇之勤,极堪嘉尚。惟因该督文(十二日)电请入藏一节,事关重大,宜存妥慎,当交国务院会议办法。民国初建,万不容轻开外衅。应仍恪遵迭次电令,暂勿深入,再候进止。

101

国务院奉令电尹昌衡:应饬川军勿轻进拉萨辖境

打箭炉尹都督:

午密。大总统令:“宥(二十六日)电悉。即将攻克俄洛桥详细情形,速为呈复。至近年川滇边务辖境,与藏务办事辖境,在何处划分,前已迭饬查复,亦即速呈。该督应饬前敌各军队,万勿入拉萨辖境。总之,江达以东,因近年边藏区域究未十分划清,《四川通志》亦与前藏分编,即经隶川边,亦与近来办法尚合。惟拉萨辖境则川志均列前藏,倘川军轻进,致启衅端,大局何堪设想?”等因;合电遵照。国务院东(一日)印。

 

该护督等慷慨出师,壮心堪佩。惟现在时局孔棘,财政困难,正如病夫,元气已伤,百孔千疮,尚须调摄;岂可竟忘远虑。轻启衅端?望遵迭次前电,勿得进入藏境,致滋渔利。已饬外交部与英使严重交涉矣。”等因。特达。国务院东(一日)印。

 

101日,英国驻华公使朱尔典竟向天朝正府发出照会,公然干涉内政,要求中国不得在西藏设置行省;西藏内政,天朝正府不得干涉;中国派驻西藏代表限一人,只负责指导外交;派出军队(指尹昌衡征藏军)应立即停止。袁世凯政府断然拒绝了英国政府的无理要求。随后,中国外交部正式具文逐条批驳了英政府的照会:
(一)英政府抗议第一条,天朝正府不得干涉西藏内政,不得改西藏为行省云云,查西历一九六年所订条约,曾确实规定,除中国外,他国无干涉西藏内政之权,今谓天朝正府无干涉西藏内政之权,理由甚无根据。西藏改行省一事,为民国必要之政务,……惟中国对于西藏,并无即时改设行省之意,此中颇有误会。(二)英国政府抗议第二条,天朝正府驻扎西藏之军队,不得毫无限制云云,查天朝正府驻扎西藏之军队,未尝一无限制,惟依据条约,驻扎必要之军队,维持治安而已。(三)英国政府以中国之于西藏,仅于宗主权,而无完全主权,要求改订条约决定此事云云,查中英两国关于西藏问题,曾于一九四年及一九六年,两次订立条约,一切皆规定明确,今日并无改订新约之必要。(四)英政府抗议第四条,中国军队截断印藏间之通讯交通云云,查天朝正府从前并无意断绝印藏交通之事,以后更当加意保护。(五)英政府声言,若天朝正府不将以上各条承认,英政府亦断不承认中华民国政府云云,查承认中华民国是另一问题,不能与西藏问题并为一谈。

朱尔典仍不甘心,继续唆使英国《每日电讯》驻北京记者向中国方面探询西藏平叛的问题。

中国外交部给予了严正的回答:天朝正府出兵西藏平息叛乱,丝毫没有违背国际法。这是中国的内部事务,英国政府干涉西藏没有正当的理由。
此外,如前所述,中国拒签《西姆拉条约》,使英国政府分裂中国的阴谋彻底失败,也是袁世凯政府在治藏实践中,捍卫祖国领土、保护民族利益的一次重大的成功。

10  尹昌衡令边军集于昌都,战俄洛桥,取道入拉萨。

10月3日

尹昌衡电北京政 府:遵饬川军勿过江达以西请转告英使

袁大总统暨国务院、成都都督钧鉴:

午密。东(一日)电敬悉。川藏区域向未划清,迭承询及,莫由呈复。但查三十九族,位置在昌都西北,驻有汉兵,原归内属。又查波密在昌都西南,上年经征服,为军队补充控制便利计,主张内属,询谋佥同,是川藏不能以昌都为界线,已无疑义。且边藏之行,政费及兵饷由川担负,历有年矣,开支之后,概归四川建昌道核销。而驻藏汉官,最远者莫如靖西同知,亦隶川督,有案可稽。是直抵后藏,皆为川辖。惟是时局多艰,外交棘手,自当谨遵电令,暂勿令川军过江达以西。至前者驻藏军队,仍使遄返,亦系正办。敬乞转告英使,毋滋疑虑。尹昌衡江(三日)印。

 

 

1010   民国中央政府加封尹昌衡上将衔;

此时,英国发表“五点声明”称要是进军拉萨就不承认中华民国政府并派军干预,袁世凯屈服英国压力,十道电令停止进军。

 

10月15日,经驻英代表刘玉麟电致政 府。其条件如下:

 英国允民国政 府,若能履行下述二条件,则条约范围以外不再干涉:

 一、履行中英条约之规定,不以兵力对西藏。

 二、优待达来喇嘛。

上述条件在政 府本无异议,当即慨然许英国之要求以为答复。于是英国驻屯于拉萨之军队遂全行撤退。惟留一师之兵,守备印藏境界而已。

十月中旬,

达来喇嘛向政府提出媾和条件,由驻藏办事长官经印度而电致国务院。其条件如下:

 一、西藏人当与汉人有同等之权利。

   二、民国政 府每年补助西藏五百万两。

三、西藏人得以西藏境内之矿山自由向外国人抵借。

  四、西藏人得自由式练兵,民国政 府不得干涉。但承认得以我国内地军队一千五百名派驻于西藏。

  五、一切官制,虽照民国政 府之规定施行,而人才则采用西藏人。

10月22日

在大总统府会议,复在国务院会议而反复讨论。其结果如下:

 一、第一条西藏人与汉人享有同等之权利。此事临时约法第五条本有明文,绝无抵触。第五条官制任用西藏人为官吏,亦无异议。

 二、第三条以矿山自由为外债之担保,实为侵害领土主权之行为,绝对不能承认。

   三、第二条请求补助费及第四条自由练兵,其理由如何,须说明之。

12月26日,谒袁总统请训,总统语以大旨,其词如下:

西藏为中国之门户。此次达来倾心于共和,诚五族之幸也。但喇嘛中不知共和之利益者甚多。一到西藏,速将中央政府之情形及中央对于西藏人之所有希望,向彼等十分解说。至其余中央与西藏之融洽策,可与钟办事长官、尹镇抚使等协商后适当处置之。

 

10月28日复达来喇嘛之封号,同时俸金亦复其旧。

政 府以为如此必能得达来之欢心。更进一步,而劝告达来自赴北京,与政 府当局直接协定中藏之关系,以一扫双方之误解。然狡绘之达来,以在北京协议,各种条件或有所不利,遂以谢绝。其谢绝赴京之理由如下:

一、目下西藏人民奉达来为教主,无论何事,皆据达来之命令处理之。此时若离西藏,恐起内讧。

二、西藏军心服达来之威望,故严守纪律。若达来赴京,不能保其平稳。

三、西藏一切交涉,皆达来自为处理,放不能遽离西藏。

1030

午密。抵中渡。乡逆悍顽,已决于东(一日)日督师亲赴前敌。所经各地,   多属艰险,瞬交冬令,大雪封山,兵无积粮,急望妥速接济。昌衡俟乡城大定,即便崇(终)哨巴、里,发赴昌都。对于藏事,仍择勇敢先锋张锺宇旗帜,借回防之名,入驻拉萨;将置前军司令于昌都,待机西进,以避入藏之名,而成制藏之实。昌衡由德格、甘孜巡视北路,整理全边。是否有当,敬候钧裁。昌衡(三十)印。

111日尹都督已于本日十钟行开标礼后,督师西进,计程半月可达乡城。河口[5][5]知事王廷珠呈报。东(一日)府代印。

 

111日达来复封由该督转饬晓谕毕土等处喇嘛

现因达来致蒙藏事务局总裁喀喇沁王贡桑诺尔书,请中央商定藏乱等情,已将达来位号封复,并电令主持黄教,饬属照常看待在藏官吏军民,及保全藏中愿赞共和之僧俗人等矣。

115

打箭炉转尹都督:

大总统令:“寝(二十六日)电悉。波密乘隙思逞,夷情善变,深以为念。川军进攻得手,情形仍望详报”等因。合电达。国务院微(五日)印。

115日国务院电蔡锷:乡城事由尹昌衡独任办结滇军应早撤退

 

1114

中渡(转)尹都督:

午密。大总统令:“鱼(六日)电悉。稻坝已降,阅之甚慰。该督与各将士不避险阻,冒寒征役,深堪嘉劳。至乡匪负隅已久,务望剿抚兼施,以期速结。并饬各军队扼要堵截,勿任旁窜滋患为要。”等因:合电遵照。国务院寒(十四日)印。

1118日蔡锷电北京政府:滇军全数撤出藏境

1211

成都转尹都督:

午密。大总统令:“庚(八日)电悉。该督率同将士,冒寒远征,进驻巴塘,殊深嘉念。即饬各军队宣布威惠,勿犯秋毫。使番人畏怀,边事早竣,方为妥善。

至所称边局扰乱已极一节,望将详状具复。该督务宜妥为经理,步步稳进,以期慎固封域,是为至要。

“至鱼通等原设土司,遣人来京,请复旧制之处,并未照准。明正、德格等土司,既据电称为民国出力,应即拟奖,呈请核办,以昭激劝而资维系。”等因;合电遵照。国务院真(十一日)印。

 

1214

请增兵助饷直捣乡城

加之昌都方面迭来报告,藏番麇集要隘,强邻暗助器械,我不西进,彼必东来。

1217

打箭炉(转)尹都督:

午密。大总统令:“咸(十五日)电悉。川边用兵困难,中央早经虑及,因令该督前往亲历,庶得实在情形。兹阅来电,番情向背无常,川边地瘠人稀,时疫流行,道路险阻,乡城又猝难攻克,自系实情。惟该督进退为全军视听所系,若骤回驻炉城,恐军心动摇,有碍边局,应暂择驻巴、里一带。所呈添兵增饷各节,已交参、陆两部、财政部核议。刻闻藏中自相攻扰,来电昌都所报,番必东来,恐亦未必确切。该督但饬各军队及地方严持军律,拊循番民,勿犯秋毫,谋其乐利,使输诚者获安,则反侧者自能感化,不在专特武力也。”等因;合电遵照。国务院筱(十七日)印。

12月18日,袁总统先使张锡銮为奉天西边宣抚使,行招抚东蒙各王台吉之策。继又以温宗尧、王人文为西藏宣抚使,招抚西藏,而提出于国务院会议矣。

 

 

1223日,天朝正府对817日的英国政 府照会作出答复,明确宣布:第一,1906年中、英有关西藏的条约规定,除中国外,他国均无干涉西藏内政之权,英国817日的照会声称中国无干涉西藏内政之权是没有根据的;中国是否改西藏为行省,纯属中国内政,不许外国干涉,但中国对西藏并无即时改行省之意;第二,中国并无派遣无限制军队驻扎西藏之事,根据1908年的《修订藏印通商章程》,中国有权派军进藏保护商埠与印藏交通;第三,承认中华民国是另一问题,不能将此事与西藏问题并为一谈。(注:《民立报》,19121230日。) 

1225

临时大总统袁世凯颁令:优奖尹昌衡等肃清川边勋绩

迭据川边镇抚使尹昌衡呈川边肃清,并请将出力各员量予优奖等语。此次川边肇乱,该镇抚使督师征剿,不避艰险,用能迅奏肤功,深堪嘉尚,应给予二等文虎章,以彰勋绩。

 

1225日,外交部以代表名义,致书驻京英使,就英(国)政府所抗议者,逐条加以辩驳。兹记其概略如次:

()干涉西藏内政问题  英(国)政府抗议第一条,天朝正府不得干涉西藏内政,又不得改西藏为行省云云。查西历1906年所订条约,及其它诸条约,曾确实规定,除中国外,他国无干涉西藏内政之权.而天朝正府不得干涉西藏(内政)之理由,更无确据。西藏设行省一事,以当初民国曾有统一五族,建设共和国之声明;而改省问题,则发生于英国及世界列国已经承认共和主旨之时者也。故今日纵改西藏为行省,更无不合理之事;

 ()派兵问题  英(国)政府抗议第二条,天朝正府驻扎之军队西藏(西藏之军队),不得毫无限制云云。查天朝正府驻扎西藏军队,未尝一无限制,惟依据条约,驻扎必要之军队,维持治安而已;

 ()定结新条约之问题  英(国)政府以中国之于西藏,仅有宗主权,而无完全主权,要求改订条约,决定此事云云。查中英两国关于西藏问题,曾于西历1904年及1906年两次(订立)条约,明确规定(一切皆规定明确),更无怀疑之余地,故居今日无须改订条约也;

 ()国境问题  英(国)政府抗议第四条,英(国)政府先曾遵据条约,特设通信机关,乃天朝正府故遣军队,多数驻扎印、藏国境,截断该通信机关,以杜绝藏、印间之通信云云。查天朝正府迄今并无截断印、藏间通信机关之事,又在将来亦可断言,决不妨害印、藏之交通;

 ()天朝正府承认问题  英(国)政府声言,若天朝正府不将以上各条承认,英(国)政府亦断不承认中国新共和云云。查中国新共和政府之承认与否,全视天朝正府之情形如何,与西藏问题,绝无关系,何用英(国)政府要挟。

 

12月31日

北京政 府电尹昌衡等:寄达来喇嘛复电望即设法转送

中渡尹都督、云南蔡都督、印度陆兴祺:

兹有寄达来喇嘛复电,望即设法送到,其文曰:“诚顺赞化西天大善自在佛达来喇嘛鉴:顷阅来电,具稔共图和平、联合五族之意,良深欣悦。前此汉番多事,皆由政府与贵喇嘛隔阂。嗣后文电往复,彼此诚意。皆可通达,实汉番之福。前已电致贵喇嘛,转饬所属停战,想宏宣佛法,慈爱为怀,必已照办。现特派专员赴藏,商办善后一切事宜,务望贵喇嘛详为指示,使汉番同享幸福,则贵喇嘛之功德无量矣。该员应取何路赴藏,并望见得为荷!大总统有(二十五日)印。”



 

 

[3][3] 同普,今西藏江达县。原为德格土司领地,改流后置同普县。

2三瞻,即瞻对。今四川新龙县。民国时称为瞻化。

 

[5][5]河口:即中渡,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县。


---此帖由administrator在2012-11-15 10:07:13编辑
顶 楼(TOP)

归依众,梵行四威仪。愿我遍游诸佛土,十方贤圣不相离。永灭世间痴。
  
归依法,法法不思议。愿我六根常寂静,心如宝月映琉璃。了法更无疑。
 
归依佛,弹指越三祗。愿我速登无上觉,还如佛坐道场时。能智又能悲。

三界里,有取总灾危。普愿众生同我愿,能于空有善思惟。三宝共住持。

编辑 删除
   administrator 帅哥

等级:广果天
等级 广果天
头衔
身份 管理员
发帖 1721 
精华 4
点券 0 
积分 87925 
金钱 60156
经验 62798
在线 2天5小时22分
来自
注册 12/11/6 14:11:44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12/11/13 16:51:23
Re:

1913

  1912年底至1913年初藏军第二次进攻,反扑。初春攻嘉裕桥、江卡)

  228日傅青云、牛运隆两营对烟袋塘夹攻。

  33  击溃藏军,粉碎二次反扑。

  达来致书,恳请息战。袁世凯准,令军不得过江达以西。

 3月决定任命清时驻藏大臣温宗尧为代表,但是当温宗尧得知袁世凯同意英人建议把会议地点定在印度大吉岭时,深知其中的利害关系,便坚决辞职,拒绝出席会议。

后北京政府又准备改派具有和英人谈判经验的张荫棠时,英人认为此人极端精明强硬,又坚决反对

 42  孙绍骞任攻乡城总指挥,4日刘成勋率四川援军到理塘两军和一后会攻乡城。

  4月朱尔典于会见袁世凯,向袁直截了当地点名要陈贻范来担当中方代表,袁为了讨好朱尔典,竟然当着他的面允诺接受此建议。③

 

415日陈贻范被任命为西藏宣抚使。⑤尽管北京政府满足了英方的要求,派陈贻范为谈判代表

425日左路军至拉坡;

28日攻占夕波,藏军退稻城;

 53日收复大桥;

       8日占领色母,逼近稻城;

       10日攻占稻城;

15日右路军分三路发起进攻;515日三路进攻,

16日攻克下洼、阿都;

       17日攻克火珠乡的山根子;

       23日攻克马鞍山,藏军退冷龙湾;

25日攻占冷隆湾和门坎山。

27日刘成勋绕道攻中乡城,入八格村南峡谷,占领八格村及上乡城各要隘。藏军焚桥,退河对岸贡撒、俄杂、业洼等地。527会攻乡城

29日刘泅渡强攻,攻占贡撒、俄杂、逼近业洼;

63日孙绍骞亲自到前线督战;攻占业洼,藏军退桑坡岭;

 袁世凯任命胡景依为四川都督,尹昌衡为川边经略使。

19日刘部攻占藏军屯粮地罗拉寺;

23日攻占雨洼。藏军退到最后防线泥司地;从冷隆湾和雨洼形成对乡城钳形攻势。

625日攻下。25日攻占定乡。至此,西征的主要战役都结束,西征战斗以完全胜利而告终。

 

72日英方还得寸进尺,认为西藏宣抚使,的头衔与承认为三方会议相悖,要求北京政府取消成命。驻华公使临时代办艾斯顿(Alston.B.)于191372日向中国外交部交送了一份《备忘录》,反对给陈贻范授予西藏宣抚使的命令

73日尹昌衡回成都与胡景依谈后返回康定;

7月11日 袁世凯加封尹昌衡兼任川边都督;

715日尹昌衡通电:就任川边经略使

82日临时大总统袁世凯改任陈贻范为西藏议约全权专员,⑥再一次对英妥协。不久后民国政府又任命具有反英倾向的胡汉民为谈判代表,与陈贻范享有同等权力。英方对此立即提出抗议,民国政府遂又撤销对胡的任命,而改派了王海平。

9月,尹昌衡率领西征军进军到距离拉萨仅200多公里的江达。此时,叛军要求谈判,但又不完全死心,英国殖民者在军事上失败的情况下,又炮制了阴谋割取中国领土的“西姆拉会议”。

9月20日民国二年九月二十日 收川边经略使电称:

大总统、国务院、外交部、参谋陆军两部钧鉴午密。

据西藏宣抚使王鑑清星夜专哨、七日至炉,报称:“噶伦惧我军,遂游疑不敢进,屡请将会议地点改移江达硕板多一带。”曾经报闻。顷后,得该使函报:“江达以西番边百姓,近以出兵久役,捐粮助饷怨苦之不绝,均愿汉兵早到,俾得安业。宣撫伏查,此时藏中人仍不附噶伦。及各番官所部进扎硕板多等处,屡次集合,计划东侵;多数藏兵均以迭经败北,面我兵辄行解散。噶伦潜退,达来气沮。而波密三十九旅百姓投诚后皆密请进兵,愿助军粮并作向导。以上种种,机不可失,应请由宣撫酌带营队前进,与噶伦接洽,确探敌情并于所至宣布德意,收拾人心。即趁机占领江达,进窥西藏。一面飞令昌都就近各军队于恩达添驻一营,以扼要隘;于内乌齐驻扎一营互为犄角;于三十九族驻扎一营,以安归附之心。并请经略移昌坐镇指挥一切。如蒙允准,务恳速拨兵费银二十万两,所需军粮即饬后方源源接济,再由宣撫沿途采集军粮于敌,万无一失。伏恳电示尊行等语。”

昌衡当以会议期间骤然进兵,恐与中央电令抵触,非饬“未可轻动,敬侯转呈请命办理”。批发去后,据此形势,藏人东侵之谋刻下似可无虑。唯查藏中人心不附,兵溃民怨,内……..。

 

1013日,西姆拉会议会议正式举行,由英印政府外务大臣麦克马洪主持。夏扎率先发难抛出与英方秘密协商的条约草案,要求确定西藏为独力国家;重新划定西藏和中国边界;中国不能派员驻藏等。这些要求,关键在于割断西藏与中央政府的联系,搞出一个西藏独力国

 

19131028日)

尹昌衡电请黎元洪:给病假三月并举荐颜护理经略使

 

1030日,第二次西姆拉会议上,陈贻范据理驳斥伦青夏扎的言论和六项要求,详尽阐明自元代以来,明、清各时期,西藏与中央政府的隶属关系。

 

1031日藏军再次围攻定乡,孙绍骞守20日得援解围。

21日英国策划的“西姆拉会议”召开,民国政府最终未在条约上签字,不承认所谓的“麦克马洪线”;

111日,陈贻范对此予以驳复,提出七条议案,要点是:西藏为中国领土;中国可派驻藏办事长官驻扎拉萨,其卫队分驻西藏各处;西藏的外交及军政事宜均应按中央政府指示办理等。

1913118日)

国务院致电尹昌衡:准给假三月来京就医

 

1117日尹昌衡入北京,随后开始了被袁世凯软禁、监禁生涯。

由于悬殊太大,直到1218日仍无结果。

 

1914 

 113日袁世凯裁撤尹昌衡川边经略使兼川边都督职务;

128日川军收复下乡城、丹巴及39族地区,稳定了川边局势。

 2 2日袁世凯将尹昌衡拘捕入狱;

2月17日,举行全体会议,麦克马洪抛出“调停意见书”和一份地图,公开提出划分“内藏”与“外藏”,并在地图上标明界线。这样做的目的在于:先使“外藏”在自治旗号下行独力之实,从中国分裂出去;然后等待时机,再将“内藏”并入。

 

311日英国代表麦克马洪向第五次会议正式提交了英方在1月份就拟定了的调停方案:
    1、西藏分为外藏、内藏两区,前者接近印度,包括拉萨、日喀则、昌都;后者接近中国,包括巴塘、理塘、打箭炉及西藏东部一大部分;2、承认中国对于全藏之宗主权,但中国不得改西藏为中国行省;3、英国不得并吞西藏任何部分;4、承认外藏自治,中国允不干涉其行政,而让诸藏人自理,并允不派驻军队及文武官吏(惟第6项除外),或于其间建殖民地,英国在全藏亦不得为此等事,但仍保留商务委员及其护卫;5、内藏则拉萨之西藏中央政府仍保留其已有之权,其中包括管理大多数寺院、任命各地方长官,但中国得派遣军队、官吏,或殖民地于其处,不受禁止;6、中国仍派大臣驻拉萨,护卫军队限三百人;7、英国驻藏诸商务委员之护卫,不得超过拉萨中国护卫人数四分之三;8、许江孜之英国商务委员来拉萨解决在江孜不能解决之事。
    麦克马洪方案的核心点是抄袭沙俄瓜分蒙古的老伎俩,依分解蒙古为内蒙、外蒙的先例,把西藏肢解为外藏内藏;同时,把中国对西藏领土的主权淡化为空洞的宗主权

324日袁世凯下令议恤赵尔丰,为赵尔丰平反;

7月3日,举行正式签字会议。麦克马洪对中国代表说:“所议约稿,可称公允,询属中、英、藏解决藏事之唯一办法。”问陈贻范能不能签字?陈贻范答复说:奉政 府训令,令勿签押。并奉命向本会声明:“凡英藏本日或他日所签之约,或类似之文件,本国政 府一概不能承认”。麦克马洪便把陈贻范支开,同夏扎在条约上签了字,并发表一个声明。声明英、藏双方业经承认草签条约,因此对双方均有约束力,双方同意只要中国拒绝在该条约上签字,中国将排除享受由于该条约所发生的一切权利。签字后,麦克马洪哀叹说:中国代表不能一同签字,可为叹惜.

7月3日和7日,中国驻英公使刘玉麟两次照会英国政 府:天朝正府不能擅让领土,致不能同意签字,并不能承认未经天朝正府承诺之英、藏所签之约,或类似的文牍。191473日陈贻范在最后一次三方会议上宣布了天朝正府的训示:拒绝在所谓西姆拉条约上签字,并且发表声明:凡英国和西藏本日或他日所签订的条约或类似的文件,天朝正府一概不能承认。天朝正府同时将此立场照会英国政府。会议终于破裂。

 

  西方学者评论说:西姆拉会议,就在这样一种外交的混乱状态中收场了。

 816日袁世凯下令剥夺尹昌衡军职荣典;

1016日袁世凯以“侵占公款”判尹昌衡九年刑徒刑。

 

(2)西征军三阶段战役

一阶段:三月迅速平叛(19127月—9月)

原来守军,昌都彭日升,雅江陈步三,巴塘顾占文,均被困数日。

部署:1、中路朱森林,带一队从康定出发,不进,畏敌。单骑至,督之进,乃进朱二营加陈步三一营主攻,至理塘;

      2、北路,取昌都(换将,换蒯书礼,任刘瑞麟)神速至昌都,6营兵尽解围。刘瑞麟布兵:

       1)牛运隆道孚;

       2)刘筱廷瞻对;

       3)杜培基、刘赞廷、援巴塘至七村,解巴围;

       4)自率部合顾复庆、时博文、朱宪文援昌都,遂解昌围;

      3、五战五捷,再布兵:

       1)顾占文守巴塘;

       2)刘瑞麟守昌都——援助江卡、察雅、盐井;

       3)胡良佐一营守巴塘;

       4)邹衍贵一营肃清河口,防止滇、粤、鄂军入川,为入藏打好基础。

    平定后军力部署:

1)邹衍贵一营:守泸城、河口,保证后勤供应;

2)朱森林一营:守巴塘、理塘,进而定乡城、稻城;

3)向树荣二营加陈步三一营:定甘孜、登 

4)朱和向两团中各分一营:驻守昌都;

三点联防,形成南北犄角之势,南北相顾,收尾夹攻,互为支援。

平定后,从昌都出兵,向拉萨进军,两翼同时并进。尹都督于康定督后。康定为大本营。军力主要集中于昌都,黄煦昌为司令,张茂林为前锋——入拉萨进军准备完成。

——集昌都军刘瑞麟大战俄洛桥,大败藏军,投降兵500,正欲间道取拉萨。

9月在英国压力下,袁世凯令来,不得入藏,以江达为界停。

二阶段:击退藏军反攻(1912年底到1913年初)

      尹都督返回成都后回到西征军,巡查边防。战事又起,藏军向波密、乍丫、江卡、盐井、巴塘反攻。

1          藏军从巴塘、理塘开始反攻。到巴塘整顿军队内部纷争。入庙宇安抚众僧侣;

2           令周尚赤率二营攻乡城,欲除隐患,亲自督战。此时藏军大举东来,犯巴塘,围南墩。令周退守于东龚,令嵇康援巴塘(粮断,亲自带牛马往援助,当地献粮)。

黄煦昌兵到乍丫,与顾占文合击,战十余次。

至此,泸定、理塘、巴塘、察雅复定。奖励当地僧侣,就地筹粮,乍丫各地区别对待。

3          再犯昌都,德格土司之弟奉达来命令

三阶段:攻占稻城、乡城,初步稳定大局(191346月)

      1191342日川军援军刘成勋率军到。于是发起对稻城、乡城的进攻。

      2515日三路进攻,527会攻乡城,625日攻下。至此,西征的主要战役都结束,西征战斗以完全胜利而告终。

陈贻范为不使中英关系破裂,被迫于1914427日在条约上草签,但声明草签与正式签字不同,他必须请示天朝正府批准后才能正式签署。当时

 

191473日陈贻范在最后一次三方会议上宣布了天朝正府的训示:拒绝在所谓西姆拉条约上签字,并且发表声明:凡英国和西藏本日或他日所签订的条约或类似的文件,天朝正府一概不能承认。天朝正府同时将此立场照会英国政府。会议终于破裂。

(3)西征时地名与现在地名对照

乍丫——察雅;江卡——芒康;河口——雅江;瞻对——新龙;

南墩——盐井东四十公里处;嘉裕桥——西藏洛隆东北之嘉玉桥

定乡——乡城;烟袋塘——乍丫西;巴安——巴塘;

 

清朝原来驻西藏军队驻守城:拉萨、日硌则、江孜、昌都

 

第一战役:巴塘、昌都、江卡、乍丫、德格、道坞、理塘、乡城、河口、拉萨、泸城、雅州     七村、盐井、甘孜、邓登、定乡、稻城、隆庆、宁远(捣乡背)

第三战役:稻城—东龚、夕波、喇嘛丫

         乡城—火珠乡、冷龙湾、马鞍山、阿都、日晖、大桥、冉子、下洼、桑堆、八格、贡酒、雪洼、上乡城、门坎山、业洼、岭塞、山根子、拉波、罗拉寺、桑坡岭、泥司地、色母

西征诗出现地名:理塘—吴王庙、崇木桥;

 

(4)西征将帅名录

一战役:黄煦昌、顾复庆、陈粮员,朱森林(三师十一团)

   陈步三(一营驻雅江)、顾占文(驻巴安)、彭日升(守昌都)

蒯书礼、刘瑞麟、

   诸营长:刘赞廷、时傅文、朱宪文、牛运隆、刘筱廷、甘培基、        胡良佐、邹衍贵、向树荣、

                  张茂林、邵从恩、李延逵、嵇康、  胡国清、

 

三战役:孙绍骞、朱森林、刘成勋、周尚赤、杨得锡、胡亮佐、

李粲之、朱宪文、张英、  张建勋、蔡宾藩

  陈桂廷(受罚、退却)、蒯书礼(受罚、逆定)、李骏(运粮)、张得荣、王廷珠、张宣、谭文椅(犯令、立斩之)、李粲之(参谋)、

  傅云清、牛运隆、张建勋、赖心辉、

5            西征时与藏族交流相关人物:

其美奈吉(毛丫土司)、然登汪吉(曲登土司)、阿登(崇喜土司)、

8、西征示意图

 

 



 



 

 

 

 

1楼(TOP)

归依众,梵行四威仪。愿我遍游诸佛土,十方贤圣不相离。永灭世间痴。
  
归依法,法法不思议。愿我六根常寂静,心如宝月映琉璃。了法更无疑。
 
归依佛,弹指越三祗。愿我速登无上觉,还如佛坐道场时。能智又能悲。

三界里,有取总灾危。普愿众生同我愿,能于空有善思惟。三宝共住持。

尹昌衡论坛历史功绩
 
相关信息 类型: 普通 排序: 普通 状态: 正常 功能:
  快速回复
 Html支持:是
 显示签名
 给楼主发消息通知此帖已回复
表情
更多表情...
回复标题:
插入表情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设计]  [代码] [+]  [-] 
Copyright © 2012 尹公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44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