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你写《尹昌衡其人其事其思想》这本书,从“立功、立德、立言”这三个方面来论述尹昌衡的一生。如果从与历史人物比较的角度来看的话,你会把尹昌衡和谁比较?

回答:历史上真正能够做到“立功、立德、立言”的人很少,所以人们称之为“三不朽”。

如果要比较的话,我认为最接近的是王阳明。世称王阳明为“真三不朽”。

我之所以提出这个比较,有几点原因:其一:知道王阳明的人较多,但读过《王阳明全集》的人就少一些;了解尹昌衡的人不多,读过《尹昌衡集》的人就更少了。而通读过他们两人全集的,世界上大概只有我一人。(在电视上展示他们的全集)他们的书是融汇儒释道之集大成,没有读过儒释道的经典著作,很难读懂。我有幸是读过了上述经典后再读他们俩的全集,因此,还算有一定的基础对他们两的著作与思想做一个粗浅的比较。其二、尹昌衡青少年时期接受传统文化教育的背景,都是自幼熟读经史百家,与王阳明时代基本一致。尹昌衡是中国最后一代用文言文著书立说的,文化传承,与王阳明一脉相承。其三、王阳明是上马能战,下马能文,文公武略,样样精通;尹昌衡军人出身,亦文武双全,而在文方面的成就已超越武功。其四,我并不想借王阳明来抬高尹昌衡。尹昌衡对自身扬名立万早已看破、放下。他最希望的是,更多人阅读他的著作,了解他的思想,对社会有所补益。因此,我只想通过对他们两人粗浅的评介与比较,引起更多人关注尹昌衡的著作与思想。

 

 

提问:那么,在“立功”方面,两人有何相似与不同之处?

回答:王阳明是军事奇才,一生战功累累,却从无败绩。他一生最大功绩有三:11516 赣、闽   四省交界发生民乱。王阳明率军平定漳州詹师富、浰头池仲容等匪徒暴乱。21519率部镇压福建地方叛乱,于丰城途中获悉宁王反,即返吉安起义兵,水陆并进捣南昌,连下九江、南康、费时35天,平叛擒宸濠。31527受命镇压广西思恩、田州等地瑶族、僮族叛乱,翌年秋平定。时肺病剧发,十月上疏告退。1529死于返乡途中。

尹昌衡一生两大功绩:11911年四川成都校场兵变,尹昌衡率兵平叛,挽狂澜于既倒,推翻清政府,建立新政权。21912年西藏叛乱,率军西征,历时一年,纵横几千里,大小百余战,平定叛乱,维护了中华民族的独立与统一。

虽然,他们处于不同的历史时期,但为中华民族建功立业的核心准则应是大致相同的:1、推动社会的发展和历史的进步;2、维护中华民族的独立与统一。尹昌衡这两条都做到了。

 

 

提问:王阳明是中国伟大的思想家,他的心学体系对中国文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请问,尹昌衡在“立言”方面有哪些建树?

回答:宋明理学致力于儒释道的融合。王阳明超越前人,到达了融合儒释道的最高水平和境界。他继承了陆九渊“心即理”、“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的伟大思想,提出“致良知”,把良知提到本体论的高度。认为良知就是本心,是心之本体,理性之本体,存在之本。良知亦是德性之本,是一切德性的本源根据。有良知,本身就是至善。王阳明更具形而上思维的是提出“心外无物”,这是一种无限圆融的心灵境界。王阳明在讲到“心与物”的关系,说“仁人是与天下之物为一体”。王阳明从“致良知”到“知行合一”;从“心外无物”再到“心物一体”,由此完成他伟大的“心学”体系。

   尹昌衡知识结构前面与王阳明相同。但22岁赴日留学,又成为中国最早系统学习西方文化的留学生;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完整接受旧学和新学的最具特色一批人。在这个基础上,尹昌衡“外说宇宙之极,内探生命之精”,独创了一系列新的哲学概念,形成一套完整的哲学体系,撰写了原创性的哲学专著《唯白论》。尹昌衡在中国思想史上第一次提出融合儒、释、道与基督教、伊斯兰教,五教合一的思想。他把“合一”的核心概念命名为“白”。他论证了“白”既是宇宙万物的本源,也是精神的本源,两者“一源二合”。他在确立“白”作为形而上核心概念的同时,还提出了与“白”相应的“垢白、染白、净白、旅白”等一系列概念,形成以“白”为核心的完整哲学体系,把中国哲学对本体论的探究,特别是宋明理学把本体论最终概括为“理、气、性、心”四大派别的基础上,向前推进了一大步。限于时间,这里无法展开论述。如有兴趣,可以看我书中关于“白与本体论”“白与一元论”“白与存在”以及“尹昌衡哲学思想的贡献”的相关章节与论述。尹昌衡是站在思想巨人王阳明的肩膀上,继承和发展了王阳明的“心学”,由“心学”的儒释道三教归一思想,发展到儒、释、道、基督教、伊斯兰教的五教归一思想,不仅具有独创性同时具有前瞻性。尹昌衡是中国思想从古代到近现代转变时期,传统文化承上启下的守望者。

 

 

提问:王阳明的德行高尚,终身践行了自己提出的致良知,尤其是自己做出了“知行合一”的表率。尹昌衡在“立德”方面是否也有值得后人称道的地方?

回答:用王阳明临终遗言概括其一生“此心光明,亦复何言。”王阳明树立了“立德”的标杆“致良知”,并且道出“立德”的方法“知行合一”。而且还有更具体的“四句教”:“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心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正心、诚意)虽然,他的大弟子钱德洪与王畿(龙溪)对此有不同看法,甚至由此引起“心学”分化。王阳明的研究者也是各有说法。我不是王阳明的研究者,但我认为,这“四句教”正是由形而上转到形而下,由发掘良知到践行良知;是对如何实现“知行合一”在不同层次,不同阶段的最完整的诠释。

    尹昌衡则认为最高的德是“净白”,这是人本源的澄明状态,通体透彻。人之所以不能够达到“净白”的最高境界,就是因为“染白“、“垢白”。所以去染、去垢,最终达到净白,是“立德”的最高目标。他同时提出“唯乐统万”。并且指出,对“乐”的不同追求,决定了人的不同层次与境界。如追求自私的小乐、暂时的快乐和自己的独乐,是一种层次;如追求博大的乐、永恒的乐、大众同乐,是另一种境界。尹昌衡特别论述了“白乐合”,即“唯乐统万”与“万法唯白”的关系。他认为追求“净白”的过程,不仅是追求最高的德,也是由追求“小、暂、独”乐,走向追求“大、永、众”乐的过程,也是追求至乐的过程。由此,追求大德与追求至乐是一致的。尹昌衡自身也践行了这个过程。他既做到了儒家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在尽责中求满足;又实现了道家生而不有,为而不持,功成而弗居,在义务中求心安;也完成了佛家的心无挂碍,圆融不二,在无我中求至乐。这一切既是他立德的过程,也是他立德的结果。